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工业互联网推动企业创新

来源:财经网 2020-11-24 12:52:59

财经网讯  “新的技术推动企业的研发、生产、供应链、配送、营销的创新一直都存在,而工业互联网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上跟过去有什么最大的区别呢?是高频创新、低成本创新、高效创新?!?1月24日,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的分论坛“工业互联网的创新与突破——数字赋能新智造”上表示。 

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

2020年是中国工业互联网三年行动计划收官之年,同时开启了十四五规划之年,安筱鹏认为,未来5年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这一轮技术体系,会对企业和整个产业带来四个方面的转型与变革:

第一,未来所有的企业基于工业互联网都会转变成为客户运营商,所谓的客户运营商,实时洞察分析客户的需求,实时满足响应客户的需求,无论是工程机械、汽车、化工、服装,都是一样的。

第二,要实现这样一个转变需要重构自己的基础设施,从传统的IT时代的,5年前、10年前构建的基础设施迁移到工业互联网、5G、AI等等新的基于赋能型的基础设施。 

第三,从过去的单轮驱动演变到双轮驱动,所谓的单轮驱动,就是在过去的5年、10年企业不断地安装机器人、数控机床、AGV小车、客户关系管理等的基础上仍然要安装,但要进一步升级,升级到基于中台、基于移动化的基础设施之上,另一端要对你的需求,无论是工程机械、汽车、化工、服装实时洞察触达了解客户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企业决策的链路和逻辑发生了变化,从过去基于经验的决策演变到对消费者洞察的决策,形成一个循环,决策你的研发、生产、供应链、物流、配送等每一个环节。

第四,企业的竞争当从过去的低频的竞争演变到高频,无论是研发、库存、生产、供应链,都会进入一个高频竞争的时代,这是未来的重要趋势。

以下为安筱鹏发言实录:

主持人:今天的主题是创新与突破,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无论是技术的创新,还是业务模式的创新,都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各项相关的企业家、院长,在过程当中,技术创新和相关生态的合作,一定帮助企业解决了很多痛点的问题,同时对企业提质增效降本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请各位领导和专家谈一下你们为企业解决了哪些痛点?在这个过程中,又产生了什么样的新模式,为企业化数字化转型做出了贡献。

安筱鹏:谈到互联问能够解决什么样制造业发展的问题?我觉得有三个层面思考的角度:第一,今天的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第二,这些问题背后从整个产业发展的角度产生的原因是什么?第三,有什么样的路径可以解决个问题?

今天中国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呢?比如每年的服装行业有9000亿的库存,我们数控机床使用只有35%的开机率,我们发的风电弃电率仍然很高,各种设备的资源配置效率比较低,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背后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呢?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或者今天讨论技术变革支撑制造业转型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需求的剧变,这个需求不仅仅是消费者、汽车、工程机械、风力发电,每个领域如何能够对需求的变化做出一个响应。今天需求怎么变的呢?因为消费者的表达权、参与权、话语权、选择权在快速崛起,当这些消费者主权在快速崛起的过程中,消费更加个性化、场景化、实时化、互动化、内容化,需求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问题的核心在于,我们的供给能力,今天还难以快速实时低成本高效率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是一个巨大的痛点。都说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制造业迈向强国的道路上,但事实上,让我们面对消费者的各种参与权、表达权的崛起,各种湖东化的需求时,我们的供给能力和供给水平是远远满足不了需要的。

过去有人说,有一个东西叫微笑曲线,好像制造端的价值就是比较低的,事实上,我们会发现,当一个企业具备了小批量、多品种、实时、准确交付能力时,企业的生产能力有变得极其稀缺,当一个企业具备了这样的能力时,就可以在这个市场上有更多的议价权。浙江有一家企业叫神州国际,上半年的财报,一个纯粹的代工企业,销售额100多亿,利润20多亿,我们看到的是只有一个企业对需求的变化做出响应的时候才可以,我们看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供给能力满足不了新的需要。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阿里作为一个既有电商又有云计算,很多方面创新的公司,刚才各位领导和专家也提到了,像犀牛制造,这样一个平台和高度云端制造的工厂,试图探索新的道路,这个道路的核心是当面对一个海量的个性化的不断涌现的碎片化需求时,供给端如何构建快速、实时的供给体系,这个供给体系需要对消费者需求的洞察,把洞察到对服装类的需求通过云端的大脑快速转化成一种设计,把设计转换成工艺,把工艺基于数字化工艺转换成生产的计划,把生产计划转换成车间制造系统,问题的关键是,每一个环节对需求的洞察背后都是基于云端,因为你要把一个需求从四个月转换成一周时,需要每个环节的创新,是全链路的,这样的探索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

主持人:大家都提到了人工智能、区块链,都能赋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而相关的各个行业的需求方也是一样,都在积极拥抱相关新技术。在生态共建的过程中,希望大家分享一下这些技术的应用、生态的打造对中国制造业的变革会起到什么更大的作用?

安筱鹏:谈到工业互联网等新的技术对中国制造业过去已经产生的价值,未来的价值,有几个关键:第一,一个核心的目标,两个着力点,三个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数据智能的四个领域。

所谓一个目标,今天讲十四五规划的核心是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背后对于制造业来说如何通过互联网构建一个新的竞争力。服务于这个目标有两个核心的着力点,对于今天的工业互联网来说,跟过去5年、10年前都在做两化融合、数字化转型有什么本质性区别呢?是两点:一是今天在座的无论是部委的领导,还是海外的企业家、国内的企业家,讲到了一个核心关键词,叫做全局优化。过去都是局部优化,今天工业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是全局优化。二是高频创新。新的技术推动企业的研发、生产、供应链、配送、营销的创新一直都存在,而工业互联网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上跟过去有什么最大的区别呢?是高频创新、低成本创新、高效创新。

要实现这两个着力点,观察工业互联网对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价值有三个观察问题的角度:一是要有一个全局观。当中国的制造业在过去的三十年、四十年基于我们的制度优势和人口红利在不断消减的背景下,如何找到数字红利支撑新一轮中国制造业的持续高速增长,而数字红利最重要的核心是如何从局部优化到全局优化,端到端的供应链体系、研发生产,如何通过这个构造一个红利。

二是全球观。如果我们把中国的制造业,中国的数字化转型放到全球看,我们发现,中国有一个全球最大的优势,这个优势是中国是最大的消费互联网大国,同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大国。我们今天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把中国全球最大的消费互联网大国和制造业大国两个优势叠加起来,产生一种化学反应,产生一种叠加效应、倍增效应,这是工业互联网历史的使命。

三是未来观。从未来的5年、10年看今天的数字化转型,重要的是能够把云计算、大数据等不同的技术封装起来构建新的基础设施,从连接到赋能。

四是工业互联网数字化转型核心是两场革命,一个是机器设备,一个是决策,今天企业各种各样的决策有四个转变:1、基于对需求、对场景洞察的决策。2、数据+算法数据驱动的决策。3、全链路的决策,4、高频的持续迭代。这是今天讲的数字化转型跟之前最大的不同。

主持人:到今年我们国家的工业互联网三年行动计划是收官之年,同时开启了十四五规划之年,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希望各位嘉宾跟我们分享一下,未来5年整个工业互联网如何进一步进行创新和突破,这样的创新和突破能为我们国家的制造业带来多大的变化?

安筱鹏:未来5年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这一轮的技术体系,会对企业和整个产业带来四个方面的转型和变革:第一,未来所有的企业基于工业互联网都会转变成为客户运营商,所谓的客户运营商,实时洞察分析客户的需求,实时满足响应客户的需求,无论是工程机械、汽车、化工、服装,都是一样的。

第二,要实现这样一个转变需要重构自己的基础设施,从传统的IT时代的,5年前、10年前构建的基础设施迁移到工业互联网、5G、AI等等新的基于赋能型的基础设施。

第三,从过去的单轮驱动演变到双轮驱动,所谓的单轮驱动,就是在过去的5年、10年企业不断地安装机器人、数控机床、AGV小车、客户关系管理等的基础上仍然要安装,但要进一步升级,升级到基于中台、基于移动化的基础设施之上,另一端要对你的需求,无论是工程机械、汽车、化工、服装实时洞察触达了解客户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企业决策的链路和逻辑发生了变化,从过去基于经验的决策演变到对消费者洞察的决策,形成一个循环,决策你的研发、生产、供应链、物流、配送等每一个环节。

第四,企业的竞争当从过去的低频的竞争演变到高频,无论是研发、库存、生产、供应链,都会进入一个高频竞争的时代,这是未来的重要趋势。

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以“数字赋能 共创未来——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于11月22日-24日在浙江乌镇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