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子李东:数字化时代,数据是最重要的财富

来源:财经网 2020-08-22 22:06:05

财经网讯  “最重要的财富实际是数据,赋能就是赋挖掘数据的能力、理解数据的能力、让数据增值的能力?!?月22日,在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和《财经智库》承办的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物联网服务事业部运营总经理李东如此表示。

5555

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物联网服务事业部运营总经理李东

李东认为:数字化时代最重要的财富实际是数据,我们的思路也在逐渐精进出能够挖掘用户的数据,解读用户的数据,在数据的基础上能够增值,进一步地去利用数据,创造更多的东西。

李东在演讲中提到:对于西门子来说工业互联网是我们的产品之一,从方法论上我们希望通过一种赋能,赋予挖掘数据的能力、理解数据的能力、让数据增值的能力,来进行数字化服务。因此我想重复的是,数据是我们理解的最大财富,我们赋能就是要赋能如何挖掘这个财富的能力。

谈及工业4.0,李东表示:以往大家的观点是工业2.0要完善,3.0要补课,然后才可以去4.0。但我们现在跳出了这样一个串联前进的方式,如果我们能够透过在企业中存在的数据的挖掘,能够通过对企业数字化转型路径的规划和设计,也不是一定要实现自动化工业3.0了才能4.0。在当下数字化的时代,数字化不是装备党的专利,而是一个管理理念的基础。

以下为演讲实录:

袁雪:我记得前几次跟陈总交流的时候说过,海尔卡奥斯代表着世界工业互联网的三大模式之一,其中一个就是以卡奥斯为代表,另外一个就是西门子为代表,另外一个是GE。不知道西门子的李东李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东: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刚才袁总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西门子在二三十年前开始布局数字化时代的一些进步,透过一系列的研发等等,我们推出了数字化双胞胎这个理念,通过软件、硬件、理念的整合,我们说产品的数字化双胞胎、生产运营的数字化双胞胎,以及服务的数字化双胞胎。在这个过程中袁总提到的更多是平台可能指的是满斯非尔(音),但是满斯非尔(音)只是我们的一部分。

我们之前谈数字化双胞胎,西门子作为工业4.0的倡议公司之一,包括和咱们中国制造2025的深度结合,提供了大量的产品、服务。那我们现在说满斯非尔(音)作为一个产品、作为一个平台,我们想说我们认为在这个时代里边,最重要的财富,今天我们财富论坛,最重要的财富实际是数据,我们的思路就变成了说如何在原来数字化双胞胎的过程中,逐渐精进出能够挖掘用户的数据,解读用户的数据,在数据的基础上能够增值,进一步地去利用数据,创造更多的东西。这也是我所在的这个物联网服务事业部,实际上这个部门,这个名字已经老了,我们在今年的5月1号正式更名为西门子(英文),是专注于数字化服务的部门,是作为西门子未来数字化服务的一个品牌,一个全新的品牌,从这点也能够看到说西门子在大量的软硬件产品,在数字化双胞胎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想进一步为用户、为企业提升数据的价值。很多朋友同事在我回国之后都问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个新的部门要干什么?我说实际上是把西门子170年的运营经验在工业、在城市的运营经验,和20年数字化转型的心得,用各种平台和方法提供给客户。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您提到的满斯非尔(音),或者说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是我们的产品之一,但是我们从方法论上实际是说我们希望通过一种赋能,赋能是很简单的一个词,我们想通过赋能的这样一个手段,赋什么能呢?赋的是挖掘数据的能力、理解数据的能力、让数据增值的能力,具体怎么做呢?我们就有很多具体的方法,比如说我们谈人才培养,我们谈很多培训和教育,包括我们跟清华马上要开的数字化领军人物的EMBA课程,我们在很多城市建立了赋能中心,包括山东的一些城市、园区,我们去做什么呢?我们不是做一个项目,我们是把刚才说到的能力和当地的企业、平台共同去发展,这是我们在数字化服务,我说在原来数字化双胞胎产品,在智能制造等等这方面,之于我们仅仅一小步,我们说我们想做的是数字化服务。袁总,这是我们在数字化服务的一个另一小步。

在今天这个财富论坛上我想重复的是数据是我们理解的最大财富,我们赋能就是要赋能如何挖掘这个财富的能力,我们也想跟所有客户一起,生态合作伙伴共前进,共发展,谢谢!

袁雪:我想追问一个问题,我们也调研过一些企业,一些企业普遍会觉得,尤其外企,说到数字服务会是一个比较昂贵的工程,您会觉得说是不是一定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以后才可以适合使用这套方法?

李东:谢谢袁总,我记得在2016年、2017年的时候,大家也都在说,说工业2.0要完善,3.0要补课,然后你才可以去4.0,这个话题一方面是对的,但我们现在的一些思路恰恰是跳出了这样一个串联前进的方式,我们想说如果我们能够透过在企业中存在的数据的挖掘,能够通过对企业数字化转型路径的规划和设计,这个不是贵的问题,也不是一定要实现自动化工业3.0了才能4.0,比如说我们现在的这种数字化服务已经在给养猪企业做了全套的数字化升级,我们在给冷冻食品,纯手工,包饺子,纯手工的这种企业在进行数字化的转型升级,包括我们西门子自己的一个工厂,叫西门子武汉变压器厂,变压器的生产基本上是手工的,是一个组装型的,这样的企业,我们透过这样一个方法论,或者说我们之前发了一个白皮书,叫打通企业内部数据的通道,消除数据的孤岛,把数据的烟囱作用发挥到最大,我们透过这些办法,这个数据来自于湖北省经信委,因为给我们武汉变压器厂发了个奖,在疫情封城前一礼拜发了个奖。武汉变压器厂通过这样的工作没有增加特别多的软硬件投资,不多,它的各方面的提升,最重要的一个是它的盈利能力,它的利润率提高了100%。这是获奖的理由之一,当然还有其他数据。

回到袁总的问题,我们不认为数字化,在当下数字化的时代,它需要大量的投资才可以完成,我们有时候也说数字化不是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并不认为数字化是装备党的专利,我们认为数字化是一个管理理念的基础,是一个要提升企业发展的一个意愿。不同的行业,比如说刚才我举的例子,养猪行业,一开始我们进去的时候实际上别人是找我们来做所谓战略规划的,做面向市场的战略规划的,透过交流之后,他发现说我似乎可以多做一点,那我们一步一步通过三期的项目做下来之后,他现在整个打通了企业从饲料到最后的肉类的成品,香肠制成品,整个这一条从市场到生产,从原料到最后的输出,它的效益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不认为尤其是大伙原来有印象说外企或西门子就一个“贵”字了得,其实我一直不愿意跟大家说我是贵还是便宜,想说的是我们想做什么,到底达成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比如武汉变压器厂的升级,其实我们只花了两三百万完成了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我们还做了很多。

所以我想说西门子的数字化精进的路线,我们借用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大量技术手段,但最重要的是打通了企业的价值链,利用数据的连通。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