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龙:如何验证跨境支付交易真实性成行业壁垒

2020-08-22 20:57:24

(原标题:Ping Pong合伙人罗永龙:跨境支付价格战规模越来越小,如何验证交易真实性成行业壁垒)
文|编辑  文静

“线上购物在全球也会变成一个长期的消费习惯?!?月22日,在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Ping Pong合伙人罗永龙如此表示。

罗永龙表示,疫情不仅影响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也影响了全世界的经济,但是还有一句话,中国打了上半场,国外打了下半场,整个跨境电商打了全场。因为上半年很多生产不出来,下半年中国生产出来了,定单取消了,所以上半年挺难的。年初很多大咖预言,2020年不亏就不错了。但是整个2020年到现在为止,跨境电商不但没有下降,反而逆势上扬。

究其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区域优势。比如说中国的产业优势,短时间类无法迁徙,跟欧美比,中国的加工优势,短期内其他国家无法代替,中国制造还是要走进全世界。加工制造业主要产业在中国,源源不断提供给全世界。

第二,国务院的政策在疫情期间今年上半年非常的好,国务院组织一些部门,比如说商务部、税务局、海关,一般都隔几天就提一下跨境电商,现在全国有105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这样就把原来国务院想做的事,压倒各个省和各个地市,因为成立了试验区,就有相应的财政政策、相应的补贴。

第三个原因,也是整个全行业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因为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以我为例,我们当时给各个委办局写了大量的报告,也给服装协会等很多跨境电商谈,共同发出倡议,优势互补,组团出海,这种相互扶持的作用,抱团也是一个很大的作用,所以今年上半年电商形势确实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好。

以下是发言实录:

罗永龙:谢谢。我是来自于Ping  Pong,来自于企业,非??哪芄辉俅位氐讲聘宦厶?,和大家分享跨境电商和跨境支付的话题。我先用简单几句话介绍一下Ping  pong,我们成立于杭州,国内有100万中小出口店铺,在海外触达109个国家,在15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和办公室,现在海外有超过3张牌照。规模上,去年2019年收款小额高频,可能5美元、10美元、100美元这种收款,但是单日汇成3亿美元收回来,所以2019年处理了1000亿人民币,2020年上半年也达到这个规模,但是打开来看都是很小很小的,借助大数据、借助科技的力量,来实现了跨境收款,解决了以前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是Ping  pong主要在做的一些事情。

我们自己的愿景就是连接新的市场,加速新经济,给全球化赋能,让中国的中小电商更好、更方便地走出去,把产品卖给全世界。

回到今天的话题,今天是2020年8月22日,一个周六,非常有趣,因为往回看几个月,特别看2020年的上半年,作为一个城市的跨境电商和跨境支付的从业者非常感慨,因为疫情不仅影响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也影响了全世界的经济,但是还有一句话,中国打了上半场,国外打了下半场,整个跨境电商打了全场。因为上半年很多生产不出来,下半年中国生产出来了,定单取消了,所以上半年挺难的。年初很多大咖预言,2020年不亏就不错了。但是整个2020年到现在为止,跨境电商不但没有下降,反而逆势上扬。因为统计口径不一样,数据不一样,但是大概增长20%上下。比如说拿深圳地区来说,深圳的商务局有一个统计数字,2020年1—5月份,整个深圳地区在跨境电商项下是1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4%。我们的商户,我们的服务商,我们看到商户的数字,很多商户是弯道超车。今年上半年做完今年一年的量,我们的规模今年上半年也把一年的任务完成了,没有想到完成得这么好,逆势上扬。

究其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区域的比较优势存在,比如说中国的产业优势,短时间类无法迁徙,跟欧美比,中国的加工优势,短期内其他国家无法代替,中国制造还是要走进全世界。加工制造业主要产业在中国,源源不断提供给全世界。第二,国务院的政策在疫情期间今年上半年非常的好,我们可以看到国务院组织一些部门,比如说商务部、税务局、海关,一般都隔几天就提一下跨境电商,现在全国有105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这样就把原来国务院想做的事,压倒各个省和各个地市,因为成立了试验区,就有相应的财政政策、相应的补贴。第三个原因,也是整个全行业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因为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以我为例,我们当时给各个委办局写了大量的报告,包括商务部,国务院领导也批示,也给服装协会等很多跨境电商谈,共同发出倡议,优势互补,组团出海,这种相互扶持的作用,抱团也是一个很大的作用,所以今年上半年电商形势确实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好。

接下来,我个人一个判断,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复苏是一个主旋律,是越来越好的趋势。第一,线上的购物在全球也会变成一个长期的,会持续很长时间的消费习惯。为什么有这个说法呢?与中国不同,欧美这些消费者以前还是青睐于线下的大型商超,推着购物车,去商场和超市买东西。但是因为今年疫情原因,消费习惯改变了,我前两天看了一个调研报告,讲2020年美国人在美国的电商平台差不多花费了7087亿美元,就是同比增长20%多,这是疫情倒逼购物习惯的培养。不光美国是这样,欧洲,包括东南亚国家也有同样的趋势,也就是说消费者习惯的迁徙,给跨境电商和跨境支付提供了一个非常厚的支撑,这是第一个判断。

第二个判断,更多的国家、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市场,向中国商铺开放,为什么呢?行业自救。比如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欧美刚爆发的时候,中国的一些产品卖不过去了,我们跟南美就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很多中国卖不到欧美的电商商品,可能卖到南美,卖到疫情不严重的东南亚,这样行业实现自救了。更多的也向中国商铺打开大门,比如说我们今年接了德国最大的电商平台,接了东欧对打的电商平台,还有亚马逊的荷兰站,还有家居电商平台,你会发现更多欧美电商平台向中国敞开大门,这是一个好的迹象。第二,随着全球化的加剧,会发现像越南,因为Ping  pong作为跨境电商的基础服务商,除了服务中国商铺,也在服务东南亚的商铺。像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商品和服务也在源源不断卖给全世界,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市场和从业者都参与其中,全球化在电商这个项下关系越来越紧密。

第三,跨境支付这个行业,现在向着更健康、更良性的态势发展。因为说实话,跨境支付这两年挺热、挺火的,行业竞争者越来越多。初期会出现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就是价格战这种非良性的竞争手段。去年很火热,今年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价格战这种非良性的竞争手段,不管规?;褂刑辶慷荚嚼丛叫×?,更多是玩家更关心结合自身的基因,结合自身的优势,来揣摩商户痛点,作出更好的服务,形成差异化的竞争壁垒,这是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

我们创业之初,就是1美元、2美元聚沙成塔,当时是收款,收款过程中国内很多商铺没有钱,我们国内的保理公司就做贷款,就衍生出一个产品,商铺在上面提款,不用人工线下审核,为什么很少有坏账呢?我说一个闭环,根据订单自动把钱放出去,这是一个闭环的产品,对商铺来说非常便利。比如说法国有一个VAT,缴费时间、起征点都很难算,Ping  pong有增值服务产品,包括我们做的是这些产品,电商做的是专心把货卖好,最近应该卖什么货,有什么想法判断不准的,Ping  pong又开发一个产品,“什么值得卖”,中国的什么东西值得到欧美去卖,这是一个大的产品,有选品、有分成、有比较。这些都是由跨境支付衍生出全方位、保姆式的服务,这样才会有综合性的很厚的一个空间,而不单纯是资金流动,可以产生更多数据类金融服务类的服务,提升产品矩阵。

从用户方面,以前跨境电商、跨境收款、跨境支付服务的是电商,现在随着形势不同,可能电商这类产品也是我们服务的一部分了,比如说很多的中国的程序员,在商店开发的APP程序,下载需要1美元、2美元,这不是电商,这种收款谁来提供服务?所以我们服务的客群从电商,逐渐演变成比如说程序员的收款。因为电商要打广告,广告服务费的跨境支付,直播打赏,还有酒店,也就是说跨境支付领域越来越形成一个完善的生态。这是我讲对这个行业越来越看好的原因。

主持人:我抛一个短期的问题,问一下现场的几位嘉宾,其实我刚刚在开场白的时候也有提到,去年的时候,多家投资机构有预测说跨境支付会成为金融科技在今年的一个新风口,受疫情影响,大家觉得这个风口的风速现在有多大,风出来了,还是退回来了?

罗永龙:我非常同意两位老师的观点,风口肯定是风口,跨境支付毫无疑问,有几个我个人的判断,第一是全球化的密集程度,因为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实现,以前很多非标准的变成标准化的东西了,所以现在这种全球化的密集程度,包括更多电商平台的开放,很多原来不能实现的,现在实现了,跨境支付作为跨境电商支付和物流的两个支撑之一,是发展的一个考虑。

第二个考虑,跨境支付只承担了很小的一个点,有监管政策没放开的原因,也有刚才讲的技术还有科技力量没有达到的原因,还有各国监管的差异化,包括反洗钱,所以跨境支付只能做跨境电商基础的收款,或者其他很小的一些广告类的,但是有非常大的领域,比如说和产业相关的,跟垂直行业相关的,这些收款现在还是在传统的金融机构在承担这个功能。如果放开的话,光是电商就是非常大的市场,如果更多的领域通过跨境收支,跨境支付来完成承载,这个领域非常大。

第三个,讲一个很现实的事,跨境支付的手续费比国内手续费贵多了,利润非常厚,所以有更多的人冲进来,所以有风口。

主持人:这个问题几位嘉宾的看法还是非常一致的。除了短期影响,还是要回到跨境支付本身探讨之上。我们有请罗总,推动跨境支付的三大动力,包括跨境电商、跨境旅游以及留学教育,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声音说2020年跨境电商行业是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你怎么看?

罗永龙:你会发现有些电商卖一单赔一单,不断在赔。但也有一些电商,实现弯道超车,这种现象确实存在。我个人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品牌化的差异化,很多的电商从业者,原来传统的大卖强者越强,新入场的在很多试水过程中就没有成功。我们对接一个很大的品牌,电商平台一种是自营的,还有一种是平台型的,像格力空调自己在全国建店一样。现在品牌化的竞争优势导致越大的品牌,越重视自己的规模价值变得越好;而一些小的电商,这种游击队,可能在这种大的趋势下可能逐渐会变得不好,确实有这种分化的现象存在。

主持人:好的,谢谢刘老师,您刚才说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这块非常有前景,这个问题我们稍候进行探讨。刚刚罗总也有讲到,跨境支付行业迎来一个正向更加健康的发展态势,所以想问问您,所以大家为什么不再进行价格战,未来的竞争壁垒是什么?

罗永龙:价格战大家非常痛恨,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从2020年,我们感觉不管是规?;故翘辶啃《嗔?,我们自己看的原因也是有几个方面:第一,价格战往往是从小的从业者刚冲到水里,怎么样去获客,先打价格战。但是现在市场非常大,这种小的从业者打也打不起,因为毕竟国内的第三方支付还有通道费,还要跟服务的金融机构,要有费用,可能获得很大的量,但是没有挣到钱,烧钱能不能烧到那个时候。第二,更主要是商户来说,跨境收款已经不是简单的资金收付了,是一个产品矩阵,单纯手续费上降到0了,但是其他服务跟不上,对于很多大的商铺来说,很难接受因为价格战原因就把账户迁徙了。对于已经形成的格局,不会因为一点点价格原因,就做一些迁徙或动作,资金安全和全方位保姆式一站式服务,可能把之前的价格战越来越弱化的一个原因,我个人觉得。

刚才主持人还问了壁垒,我觉得跟刚才说的挑战性很像,虽然说跨境电商行业,包括跨境支付蓬勃发展,但是应该说新进入者确实也是挑战,第一世界各国金融监管制度差异导致的壁垒,比如说跨境支付,既然是跨境,涉及到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主体。对于交易真实性的判断,实际是非常难的一个事情,特别是欧美,数据不能出本国。从中国这一端,因为跨境电商承载的是从C端,个人卖家到B端、到平台,再卖给欧美一个消费者,过程中消费者身份的验证,因为世界各国监管政策不同,数据?;ふ卟煌?,所以对真实性很蓝,这是一个壁垒。第二,不光是电商,还有很多服务贸易,比如说很多留学,这是虚拟化商品服务,这些交易真实性怎么验证,也是一个壁垒。

第二,跨境电商和跨境支付面临一个很大的需要面对的,就是热钱和非法资金进入流出,比如说从今年一直在打击网络赌博的通知,这也是对整个支付行业的挑战。新进入者,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壁垒。

还有世界各国的监管,特别是国内的监管,因为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每个监管部门只监管一部分,怎么把开放的监管心态全链条监管好。数字还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能够说出来,所以这也是一个面临的挑战。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