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云庭:制造智能化是推动工业系统新生态的核心问题

来源:财经网 2020-08-22 18:03:29

(原标题: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董云庭:制造智能化是工业互联网推动工业系统新生态的核心问题)

“工业互联网未来一定要走向制造智能化,这可能是我们未来工业互联网推动工业系统新生态的核心问题?!?月22日,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原电子工业部政策研究室主任董云庭在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和《财经智库》承办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董云庭指出,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产业新生态应该从五个方面看,第一个是制造集约化;第二个是制造平台化;第三个是制造服务化,即线上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线下自动实现生产制造;第四个是制造业精益化,严格来讲就是把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结合在一起,一定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提升全要素生产,实现创新驱动、智能转型、绿色发展、自主可控;第五个是制造高效化,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减少能耗。

同时,董云庭给出三点建议:第一要解决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给者跟需求者之间的不能有效匹配的问题;第二要加快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数量型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第三传感器一定是工业互联网的敲门砖。

此外,董云庭认为必须解决数据精益化的问题,我们数据主要是杂、乱、散,因此需要明确解决以下五个问题,第一数据到底要什么,第二数据从哪来,第三数据如何管,第四是数据怎么用,第五是数据效益如何评价,要做到数尽其用,建设好数据治理体系。

董云庭还谈到,我们必须要打破关键技术即ABCDES,A是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D是数据技术,E是互联网技术,S是软件技术。最后,上层建筑必须跟进,包括标准、统计规范、法律法规。

以下为董云庭发言实录:

董云庭:我讲三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从2018年年初,工信部重点开展工业互联网这个平台建设以来,第一是解决了工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工业生产发展转型过程当中的人事问题,不敢用、不想用、不会用,到进入这个领域。第二是经过这么两年来的建设,行业有影响力的标杆企业大概80家,现在按照工信部的统计数据,现在有的工业APP大概2124个,总体是在进展。同时工信部树立了十个标杆企业。

第一个我觉得应该推广一下的是阿里平台,因为它本身具有金融、供应链、营销、物流的优势,然后它联合浙大中控,它基本体现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如何建设自己的生态系统的特征。

第二个是富士康,富士康的数据库可能是全球领先的。

第三个是三一集团树根互联,它的特征是建立了跨区域、跨行业的平台,把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应用延伸到“一带一路”上。

第四个必须要讲讲海尔COSMOPlat,这是全国第一家应用于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一个平台。

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产业新生态应该从五个方面看,第一个是制造集约化。第二个是制造平台化。第三是制造服务化,有了工业互联网以后,我们制造业的服务化有了明显的进展。制造业服务化就是线上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线下自动实现生产制造。第四个是制造业精益化,就是它可以优化,严格上讲它是把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结合在一起,一定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提升全要素生产,实现创新驱动、智能转型、绿色发展、自主可控。第五个是制造高效化,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减少能耗。工业互联网未来它一定要走向制造智能化,这可能是我们未来工业互联网推动工业系统新生态的核心问题。但是我个人判断,我们可能离这个任重而道远,五年以前我们工信部部长判断全中国工业大概是工业1.5的水平,五年过去了大概是2.5的水平,但是离4.0还有距离。

最后我讲几条建议。第一,虽然我们有了长足的进展,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给者跟需求者之间的不能有效匹配,简单工艺、简单流程的企业不愿意上你这个平台,而复杂工艺、复杂流程的可能大多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不了。

第二,实际上我们还是要加快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数量型增长向高质量发展,我觉得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基本标志,工业互联网平台必须站起来,我们那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真正站起来的不多,我们未来希望平台建设者和推广者站起来,用户也站起来,双赢才是我们产业生态的主要标志。

第三,我觉得传感器一定是工业互联网的敲门砖,中国在这一块做得不好,中国传感器企业小、散、弱,我们生物量的传感器严格上都是进口,包括视觉传感器和听觉传感器。

然后我认为必须解决数据精益化的问题,我们数据主要是杂、乱、散,我们希望明确解决五个问题,第一数据到底要什么,数据从哪来,第三是数据如何管,第四是数据怎么用,第五是数据效益如何评价,要做到数尽其用,用官方的话说建设好数据治理体系。

第四个问题是工业软件是必须跨越的门槛,如果没有高质量的工业软件全都是空话。我个人认为,工业软件90%是依赖于进口的。要做好工业软件要有三个要素,第一必须要有制造业雄厚跟扎实的基础,这样才有工业技术、工业工艺等等,这才是建立模型的基础。第二是算法,一个高质量的工业软件,它可能是数学无理方程,也可以是矩阵方程,我做研究生的时候,我的毕业论文就是矩阵方程的算法,它可能会牵扯到计算几何、动态规划等等,你只要看看境外那些卖高价的工业软件,都是几百万行、几千万行的软件。

再一个就是我们必须要打破关键技术,我把它归结为ABCDES,A是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D是数据技术,E是互联网技术,S是软件技术。最后讲一句话,我们现在还有个很大的问题,上层建筑必须跟进,包括标准,包括统计规范,包括法律法规,比方说我这里工业互联网规模是700亿,我是指平台的经济收入,如果标准规范统计不跟上,可能非常不利于工业互联网整体的发展,也不利于我们工业互联网赋能工业新生态。谢谢大家!

袁雪:我要追问一个问题,工业互联网平台和工业企业要实现双赢,但是我们知道工业互联网其实有一些共享性质,就是有一些公共服务的性质,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做些什么?现在我们主要用一些补贴的方式,您觉得这是不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董云庭:在工业互联网比较的初期,政府出台政策来支持这个领域的发展,是非常必要的。我觉得两年之前在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我有个说法,半导体行业早期必须是政府引领,必须是政府支持,所以我刚才听了耿市长的讲话,我觉得青岛这个地方是非常有希望的。

第二个,我们最近国务院出台了一个2020八号文件,给软件企业提供了八个方面40条政策,而且幅度非常大,这可能给予我们未来软件作用的发展起到很好的支持作用。我相信青岛市政府要打造全球的工业互联网之都,早期政策促使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归根到底我还是要说一句,说话的事情能不能做好,归结于人才,美国表面上看起来它的强势可能是科技、金融、军事,本质上看它最强的优势是创新、人才和教育。

袁雪(主持人):谢谢董老师。非常感谢董老师,不愧是资深的业内专家,用十分钟的时间就给我们会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图景,从工业互联网现在到底怎么样,做了什么,将来还可以做什么,给我们讲得非常清楚,他也提出了问题,尤其在复杂流程、复杂工艺的方面的应用难题。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