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振波: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难点在工业

来源:财经网 2020-08-22 17:16:01

(原标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信息技术中心原首席顾问宁振波: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难点在工业)文|侯玉坤

“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工业互联网难点在工业,不在网络,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事?!?月22日,在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和《财经智库》承办的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信息技术中心原首席顾问宁振波如此表示。

宁振波表示:我们过去的世界是意识人体+物理实体,现在多了个数字虚体,数字虚体就是数字化工业互联网,数字虚体建立了崭新的数字文明,全新的时代,完全不一样。

宁振波在演讲中提到:工业互联网核心是人机物的互联互通,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工业互联网难点在工业,不在网络。网络是基础,平台是核心,安全是保障,切不可忘了工业是主体,忘了工业,工业互联网就是胡说八道,很多企业出问题都在这儿。

谈到工业互联网与飞机工业,宁振波表示:ARJ21从论证到上天的10年来,我都有参与,西安和上海异地协同设计,四个地区协同制造,制造是11个国家,19个国外供应商,异地协同设计,数字化是基础。运-20的设计建造过程中形成多个优异中心协同数字化研制模式,全数字化,配套企业3500家,运-20的轮胎还是青岛双星造的。

谈及创新,宁振波表示:创新不在于人多,而在于核心,马斯克的6000人打败了洛克希德马丁、波音的10多万人。像猎鹰-9火箭,没有做实物验证试验,在计算机上设计仿真工艺设计,直接飞不做试验,大量省钱,这就是智能制造。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先感谢青岛市,感谢诸位,刚才几位领导讲了非常好的报告,我是个医生搞飞机设计,首先这个飞机大家认识吗?ARJ21,为什么画这个飞机呢?工信部派我到内蒙去,国航的第一个首飞航班我坐上的,一排一坐,机长和乘务长都来看我,因为这个飞机从论证到上天,十年从开始到上天全程参与,后来交付给上海了。这个飞机,工业互联网,这个飞机起源于1999年,我这个项目拿了国家级二等奖。这个飞机大家看,西安和上海异地协同设计,四个地区协同制造。这个制造是11个国家,19个国外供应商,异地协同设计,数字化是基础,这个飞机我第一次做发微信了,点赞的超过1000人,我想这个飞机大家有机会坐一坐,你会感到振动、噪声,还有温度、湿度和压力,你感不到和波音737有什么区别。

我今天的报告,我这个报告得感谢袁雪,我那天写完之后,大前天我到的青岛,我写了一轮报告,她给我提了几个建议,昨天又写,写了三轮,我讲的是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软件驱动。

工业革命和数字经济太重要了,6月30号习主席讲得非常清楚,智能指帮为主攻方向,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7月21日习主席主持企业家座谈会,32位企业家,全国人都看到了,这个企业家没有房地产,这是一个重大的导向,所以说青岛非常棒,工业做得非常好,所以说刚刚耿市长讲157亿的工业发展基金,太了不起了,非常赞同。刚刚孙书记也讲得非常好,我原来只知道崂山道士,我去崂山玩过,但是今天孙书记讲原来第一高新区在崂山。

还有一个是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我认为今年是2020年中国工业软件企业起源年。

我们的数字经济起源于王钦敏,他是政协副主席,他在1990年从英国回来,他写了一个报告,“数字福州、数字福建”,特别荣幸的是1996年4月份,习主席到福州市任市委书记了,习主席说数字经济来源于中国,不是舶来品,这就是我们的理论自信。

当然我们过去的世界是意识人体+物理实体,今天多了个什么呢?多了个数字虚体,数字虚体就是数字化工业互联网,数字虚体建立了崭新的数字文明,全新的时代,完全不一样。

因此数字文明到数字基建,新数字基建。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不展开了。

数字转型开元与国务院。大家看一看运-20形成多个优异中心协同数字化研制模式,全数字化,配套企业3500家,这个不展开了。我是参与研制一半,上级机关就按着我脑袋逼着到北京去的。我最感动的是什么?前天感动青岛,你们永远想不到我和我们军委,总参的蔡首长,带我来了,我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从来不知道的,咱们双星轮胎,我们运-20的轮胎是双星造的,你说感动不感动?指轮胎的时候,蔡首长给我照张照片,轮胎很复杂,可不简单。所以说我没想到青岛给运-20提供这么大的支持。

工业互联网核心是人机物的互联互通,我跟陈总说过一句话,我说凡是做工业和制造业的人,我全支持,吵架不怕,求同存异太正常了。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网,工业互联网难点在工业,不在网络,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事,我们经常被人引到沟里,引偏了。

工信部领导多次讲过网络是基础,平台是核心,安全是保障,切不可忘了工业是主体,忘了工业,工业互联网就是胡说八道。现在很多企业做工业互联网,离工业越来越远,到处欺骗,很多企业上当受骗,出问题都在这儿。

当然这个是很骄傲的事,我们陈录城一手干的。COSMOPlat,去年在座的几个专家,我是参加评审的,七月份评审,八月份公布的,陈总知道这个事。

这是前天在陈总那儿,我们蔡首长讲报告,对面是陈总。

这是陈总给我们深入介绍了很多。我对海尔COSMOPlat有了新的认识,前天一下午有了新的认识。

这是我们在双星轮胎。

这是昨天在中铁。

这个是去年在第一届,浙江省拿出500万奖励,这是海尔拿了两个项目,他们拿了两项奖,这是去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的,这是去年的最终评审,初赛、复赛、决赛,今年分了两个地区,北方地区就在陈总那儿,地区是网上初赛,第二轮面对面答辩,决赛在杭州。

我想说的创新,创新不讲马斯克,它有6000人,6000人的平均年龄69岁,马斯克的6000人打败了洛克希德马丁10多万人,波音10多万人,人不在多,在核心。

这是猎鹰-9火箭,没有做实物验证试验,我在计算机上设计仿真工艺设计,直接飞,不做试验,大量省钱,这就是智能制造,如果智能制造不包含设计和研发,你那个智能制造就是假的。因此全世界没有一个智能制造的案例,猎鹰-9火箭是世界唯一一个智能制造的案例。

最后给大家推荐几本书,都是我参与写的,这几本书马凯都在读,《铸魂—软件定义制造》,中国工程院院长来做三体智能革命的研讨会,全国性的研讨会,中国历史第一次,现在最新出的《铸魂—软件定义制造》,我们两个人花了将近三年时间,现在有很多人抄我们的,但是赶路要紧,工业互联网就是唐僧取经,刚刚迈出第一步,他们抄我的东西,我骂一骂就完了,我也没有时间打仗,我要是打仗就影响我前进的脚步了。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