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疫情加速产业分化,对中低收入劳动者冲击明显

来源:《财经》新媒体 2020-04-11 23:49:15

“疫情使得很多低端产业受的冲击比较大,这样对于我们中低收入劳动者也会带来比较明显的冲击?!?月10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参加“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线上论坛时表示。

李迅雷认为,过去中国经济是靠投资来拉动,现在经济更多的是靠消费来拉动,今后可能消费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就像美国一样,美国的经济、欧洲的经济都是主要靠第三产业靠消费来拉动,这种分化在疫情之后可能会越来越明显。

李迅雷表示,中国通过举债的方式应对?;紫纫械紫咚嘉?,需要保持一种经济社会的稳定,解决目前就业的问题。

以下是会议实录(有删减)

张燕冬:李迅雷老师前几天说中国GDP朝5%发展是可能的,你们也在对疫情做模型,基于这个您提出结构性的变化是需要关注的,您从国内的视角谈一谈您是基于什么。

李迅雷:谢谢张燕冬,也谢谢《财经》杂志。目前来讲需要追加投资6到8万财政支出,3月27号的时候已经提到了关于发行特别国债,关于适度提高财政支持率,我们估算一下需要6到8万亿,现在结构性的问题比较突出。中国经济出现一定的分化现象,分化在加剧,从疫情之前来讲中国也是属于分化,经济增速的放缓使得经济的分化目前慢慢趋于明显,疫情之后就把分化进一步的加剧了,当然这个分化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新旧动能的转换,也可以称之为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也可以是区域的分化,比如像长三角、珠三角人员的大量集中,去年杭州的人口增长是非常醒目的,浙江的人口新增常住人口比广东更多,这些表明了区域的分化人口的分化,再加上居民收入的分化,前面朱民院长他也提到了美国的收入差距问题贫富差距越来越突出。

对中国来讲也有类似的问题,这种分化就表现出我们的奢侈品消费在全球的份额非常高,接近1/3,我们的中低端消费相对会弱一些,但是高端消费像豪华车等等这些方面很突出,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中低阶层的收入增长相对比较缓慢,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比较快,这对我们整个消费型经济是不利的,整个社会需要越来越依靠消费来拉动,过去中国经济是靠投资来拉动,现在经济更多的是靠消费来拉动,今后可能消费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就像美国一样,美国的经济欧洲的经济都是主要靠第三产业靠消费来拉动,这种分化在疫情之后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就是因为疫情使得很多低端产业受的冲击比较大,这样对于我们中低收入劳动者也会带来比较明显的冲击,比如像餐饮业、旅游、百货等等,对这些行业带来的冲击是比较明显的。受影响比较小的像互联网、机器人、5G、通信等等,偏高端的行业因为有需求在,疫情对他们的冲击相对来讲比较小,行业的分化产业的分化,还有一点是居民收入的分化,最后体现在企业上面,头部企业加速了市场份额的提升,非头部的企业可能会面临着优胜劣汰的趋势。

在目前的环境下,我长期从事于投资银行业务,从事于资本市场研究咨询业务,跟我们的投资者相关的经济现象越来越明显,体现在我们的股市上,比如去年两大板块的走势非常强劲,一类是大消费,包括医疗、家电、食品饮料等等,当然他们也是趋向一种高端化,品牌类的高端的消费品。另一方面就是高科技,我觉得疫情是一个催化剂加速剂,它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我觉得世界在疫情之前是怎么样的,在疫情之后是怎么样的,还是没有根本的改变,疫情使得这样一种现象这样一种趋势更加加快了,我们作为民众也好作为投资者也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前面朱民老师也讲到了贫富差距问题到了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地步,刚刚退出总统竞选的桑德斯,他之所以崛起也是受到了民众的欢迎。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趋势,如何应对这个趋势呢,通过举债的方式,作为中国首先要有底线思维,需要保持一种经济社会的稳定,解决我们目前就业的问题,中国目前对疫情的判断确实不能过于乐观,尽管我在前期也比较准确的预测了疫情爆发的阶段。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