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爱明:创新与工业互联网衔接是代工制造业的唯一出路

来源:财经网 2020-01-11 18:08:55

财经网讯 “中小企业互联网转型中间的恐惧性也好、数字化也好,其实你去做、去应用就会尝到它的甜头。如果你在门口犹豫徘徊始终不进去,那你的机会、运气和产业都可能与你失之交臂?!?月11日,荣电集团执行董事侯爱明在“2020中国制造论坛——加快工业互联网应用,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上表示。

候

荣电集团执行董事 侯爱明

侯爱明认为,首先,消费互联网的异军突起对整个供应链的考验能力一方面倒逼了中小企业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的升级转型,另一方面产业互联网可以为企业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撑。其次,企业基于产业互联网的技术赋能进行升级。

侯爱明给出三点建议,一做制造业不要一味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无论是创新难还是成本费用等问题,其核心内容离不开互联网,离不开互联互通资源的相互应用和创新;二不管代工企业是否愿意,工业互联网都是唯一选择;三创新和工业互联网衔接是代工企业的唯一出路。

以下为侯爱明发言实录:

王延春(主持人):下面请侯总给大家讲讲他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

侯爱明:大家好,我是来自荣电集团的侯爱明,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谈不上太多,但从我们的实际经历来讲也是一个过程,给大家做个分享。大家可能不太知道荣电集团是做什么的?我们干的是珠三角最基础的产业,小家电,或者叫生活电器,我们公司是2004年成立的,2014年的时候做了互联网升级转型,这个互联网升级转型不是指所谓的电商消费互联网,而是整个产业互联网的升级转型。讲到消费互联网,在座很多老板都知道,在以天猫、京东、苏宁为代表的大平台,消费互联网异军突起的时候对整个供应链的考验能力恰恰是倒逼了中小企业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升级转型的过程。

可以跟大家分享几个数字,我们到2018年底,我们一年生产的小家电产品,数码产品市场上有四千万台。第二个,截止到2018年底我们拥有大陆1.7亿的家庭用户。第三个,每年我们要上市500-600款全新的产品。第四个数字,在珠三角,特别是在珠三角的西岸,广州、佛山、顺德、中山这一带我们有140家OEM、ODM工厂给我们生产制造产成品。我们自己的工厂是有7家。通过这个数字我想告诉大家一个概念,如果没有互联网,第一,如果没有消费互联网的倒逼,我们4000万台的年销售量产品和70多亿的人民币不可能诞生。第二,如果没有产业互联网做支撑,那么我们一年上市500多款新产品,在珠江西岸有140多家OEM工程产成品制造,我们不可能来托起这个市场的基本盘。

我们由一个典型的传统小家电制造销售企业转型为以垂直细分产业链,就是小家电领域拓展到智能数码领域,转型到生产制造科技型企业、互联网企业,刚才王主任讲了互联网平台公司这样的状态。

第二点,基于产业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这时候大家可以试想,从工业设计的源头我们跟香港、广州、深圳进行广东地区前10位的设计公司,海外的设计公司互联互通,我们有第一手的原创产品的底稿,第二个,我们的技术,包括我们中央研究院已经和科大、工大以及一些科研机构的成果转化,比如新材料应用、新技术的应用、新能源、新模式的链接,我们的技术领域就得到领先。再一个是体量决定了我们合作工厂采购成本能够大幅度下降,同时我们生产制造效果,各家工厂的生产制造效率得到有效的提升。顺便告诉大家一个数据,我刚才做了2019年度分析,给我们做供应商的工厂,单单给我们做生产制造配套的过亿的有19家工厂,能够占到他的单工厂产值在50%以上的有47家,也就是有将近50家工厂是我们的产业链拉动,或者用工业互联网的方法来带领我们这些中小企业进行突破。

第三方面,基于产业互联网的技术赋能以及升级。我们2017-2019年做集团技术升级、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我们和华为、中国电信这样的生态合作伙伴进行对接,2019年我们是华为的最佳小家电合作伙伴。上个月在总部合肥,华为还有另一个生态系统的负责人,召集了在中国大陆为华为配套生产的29家工厂的老总、总监在总部进行开会。这个时候大家可能发现一个问题,荣电集团通过华为的技术引领,通过华为的生态导入,通过华为的生态伙伴的合作,2020年我们与华为的合作会上一个很大的台阶。中国电信的生态产品,老百姓话叫半卖半送,其实体量非常大,但中国电信业在做他的家庭入户的智能生态圈,阿里的老总讲到一句话,说2020年以后不是智能的产品就不叫产品,这也是一个发展趋势。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因为阿里小智,就是今天的阿里云,包括京东智能以及国美智能的倒逼,所以今天我们才有底气、有条件和华为以及中国电信进行深度对接。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信息,就是说中小企业互联网转型中间的恐惧性也好、数字化也好,其实你去做,你去应用了,你就会尝到它的甜头。反过来你在门口犹豫徘徊始终不进去,那你的机会也好、运气也好、产业也好失之交臂了。谢谢大家。

王延春(主持人):您刚才提到怎么让代工的企业整合研发、制造以及整个流程上的资源形成效率,我觉得侯总很有发言权。因为他把微笑曲线两端都沾了。请他来分享他的真知灼见。

侯爱明:我们也是草根,刚才讲到融资难、订单难、生产难,其实某一种意义上都是给自己找一些借口和理由罢了。我现在的感受和建议:

一、我们做制造业不要一味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时代的变化以及社会变化,你想不工业互联网都不想。这个时候还有一句话“未来已来”,你不融,他融你,所以你还不如直接融入进去。当然从创新难的角度来讲以及企业代工的问题,包括成本费用的问题,讲到这些问题的核心内容还是离不开互联网,互联互通资源的相互应用和创新。如果你不创新,你在家里坐着等着天上掉资金天上掉馅儿饼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说我们在中国最具活力的粤港澳大湾区,我们感受很明显,真的是叫创新粤港澳大湾区、活力粤港澳大湾区,从这个角度来讲,有人会说侯总,你讲的话很宽,你过了草根和痛苦的节点,实际上我还是要坚持不要一味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

二、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工业互联网都是你的唯一选择。

三、创新和工业互联网衔接是你唯一的出路。

以上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王延春(主持人):在座各位,能不能用非常简短的一句话概括一下或者你们提一个你们最想告诉中小企业家的一个观点,把我们这个环节的主题集中来解答。就是关于中小企业怎么在工业互联网上突破困境?能够拥抱工业互联网实现转型升级?

侯爱明:突破思维、打破组织边界,不做不行。

“2020中国制造论坛——加快工业互联网应用,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由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佛山市工商联、《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主办,于1月11日在广东佛山举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开心激情五月天,五月天色,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